棋牌娱乐
官方直营
成人APP

“我高潮了”

时间:2020-04-29

我所目睹的一切都仿佛在向我暗示这种事,电视上满是半裸的女孩,甚至杂志、学校以及所有所有的地方都是一样。尤其是在学校中穿在迷你裙挺起奶子的女孩,真是让我心痒难当。而在街上走着的女孩更是争奇半?,穿着各种各样的性感衣物来明争暗斗,看谁能吸引更多的男孩
  ?此,我不得不至少每天打飞机两次来消除慾火。上周未在街上,我偷溜进休息室打飞机,?了不弄髒我的裤子,于是我把它脱了。那感觉太棒了,虽然事后有一种失落感。我还曾经跟姐姐谈过这事。
  我的姐姐Stella,15岁,身材非常的火辣!她有着一头棕色的头髮和一对棕色的眼睛,还有36寸的大奶子(我是偷偷翻出她的胸围才知道的)。她全身最美的地方就是她的双腿,因?她和我一样高,所以在穿迷你裙时,一双玉腿总是若隐若现。她就像所有的大姐姐对待小弟弟般看我(真是叫人伤心),但这对我来说不成问题,我总是爱缠着她。
  一个晚上,我们都在看着电视。她坐在椅子上,而我则躺在地上。我?头偷偷地看她,就像往常一样,她的裙子拉得非常高,而且膝盖也分开了。从我的角度,我可以直接看到她裙子内部小内裤上的黑影。我的宾州仔立刻硬了起来,即使一小时前我已经自慰过一次了。
  最后,我突然未加思索地开了口。
  “你曾经发姣过吗?”我问。
  她看着我,一脸轻衊,好像在表示着这个问题只有傻蛋才问得出来。
  然后在她看到我脸上受伤的表情时,她才意识到我是认真的,而且非常想要获得答案。
  “嗯,我想也许有过。”她说着,“不过女孩通常不会像男孩那样?烈。这是我男友告诉我的。”
  我确定她也不太清楚这些,但是我?明白男孩的需要有多?烈。
  “嗯,所有的男孩都告诉我,当我和他们在一起时,他们都想让我兴奋起来。”
  “那你,你……曾经和男孩做过吗?”我有点结巴了。
  “没有!”她激烈地叫了起来,然后冷静了片刻又接着道。“可是我曾经想过,我让两个男孩用手隔着胸围摸我的奶子,而且其中一个还把手伸进了我的裙子,可是我不允许他们再进一步。他们一直想要让我给他们打飞机,而且还想把他们硬起来的宾州仔塞过我的嘴裏或窿裏,但是我不让他们这样做。”
  “那种感觉让你发姣了吗?”我问。
  “有时吧。”她回答。“只有一个男孩隔着裤子摸过我的那裏,感觉相当好,他拿着我的手放在某个硬硬的东西上时,我才发现他脱下裤子把宾州仔掏了出来了,而我手裏握的正是他的宾州仔。他想要我给他打飞机,好让他放出精来,但是我不想那样做。他自己用手解?了,然后送我回家。我想那天晚上我是发姣过,当我上床时,我手淫了,并出了水。”
  她看着我,“你手淫过吗?”
  我的脸变得通红。“我当然做过,一天至少两次。”
  然后我转变以话题,告诉她我还从未有看过赤裸的奶子,也从未摸过,只有一次,我把手伸进一个女孩的裙子,但是她?跑掉了,那就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这样做。Stella看我的眼裏有一点怜悯。
  “是的,”她说着,“女孩有时也会发姣,但是她们年轻而且胆子特小,我想只要她们长大一点,就会不害怕了。”
  “也许吗,”我说,“但之前还得自己解?。”
  她眼闪现着有趣的光芒笑了,随下来她又把目光转向电视。那晚我们再没有谈这类话题。
----------------------------------------------------------------------------------------------------------------------------------------------
  一周过去了,什?事也没有发生,我仍旧早晚打两次飞机,有时在学校的休息室裏也这样做。在数学课时,我就坐在Claudia的旁边,Claudia是学校的啦啦队长,相当地受欢迎,她有一头金髮,总是露出迷人的微笑,身材也非常惹火,当我坐在位置上写作业时,我总是有点期待,因?Claudia总是懒散地坐在那裏,双腿分得大大的。我不时偷瞧她美丽的双腿,甚至还能看到她穿的白色小内裤!我敢说,有时还可以清楚看到金色的?毛从那内裤边缘露出来。我呆呆地看了好几分钟,然后才发觉她也在看着我。我的脸刷地一声变红了,恨不得地上有洞能钻进去。可是她只是微笑着看我,既没有拉下裙子,也没有合拢双腿。
  在课后,我走近她问她可不可以跟我出去一下。她往四周看了看,再盯着我那硬绑绑的宾州仔,没说什?。她小心地观察着,以确保没有人在教室时,才拉起了她的裙子,让我看她那夹在双臀之中的小内裤。天啊,Claudia的屁股真是漂亮!
  但是她只是让我看,而没有跟我出去。我无计可施,只得单身一人去休息室,这让我下节课迟到了五分钟,但是我已经慾火焚身,欲罢不能了。
  两天后,Stella和我又再度单独在家。她问我是否把问题解?了,我告诉了她和Claudia的一段?事,她摇头?我叹息。
  她的脸上有一种好玩的表情,并问我道。
  “你真的这?喜欢腿……而且也喜欢性感的内衣,是吗?”我点点头。
  “你最近一次手淫是什?时候?”
  我红着脸告诉她一起床我就打过一次飞机了。
  “你等在这儿。”她说着跑了上楼。当她下来时,只穿了一件长长的浴袍。
  “你要向我发誓,你会保守我们之间的秘密?”她说。
  我点头应是,然后好奇地看着她拉开了浴袍。在那内面,她就像《阁楼》裏的女郎般穿着非常性感的内衣,她长长的腿上穿着黑色的长统袜,盖住了她腿的三分之二,被两条性感的黑色蕾丝吊袜带包着。裏面就是一条非常小的黑色三角裤,仅仅只盖住了她的维纳斯之丘,透明的内衣让我死死地盯着她美妙的曲?。
  她的上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胸围,就像她透明的黑三角裤般。甚至我还能看到她那乳头尖挺着,好像随时会破衣而出。
  我惊讶得下巴都快脱掉了。
  “记着,你发过誓不告诉任何人。”她警告着我。“你觉得这样性感吗?”
  “是的,非常性感!”我答着她。“但是?什??”
  “好了,”她说,“让别人看之前,我想听一些精确的意见。”
  她完全拉开了浴袍,站在我的面前,我发现她穿上了高跟鞋,这让她显得比平常更高,也让她的腿更?修长。当她转过身时,我看到她三角裤的背后什?何也遮不住,除了一条细带被夹在臀沟之中,她的后面可说是一丝不挂。
  我的手伸到了双腿之间,隔着裤子用力地摸着我的宾州仔。
  “你,”她低低地道。“可以边看我边把宾州仔掏出来打飞机,我不会介意的。”
  我太兴奋了,甚至忘记了尴尬,迫不及待地解开我的牛仔裤,把7英寸长的宾州仔掏了出来。看着我的宾州仔,她的眼睁大了,当我用力地套弄着我的宾州仔时,她只是微笑着站在那?分开双腿。
  我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快,她说道。
  “也许我们可以去浴室,免得你弄髒这裏。”
  我放慢了速度,让她带着我走到了楼下的浴室。她打开了灯,看站我站在浴缸前打飞机。浴室对于两个人来说有点挤,我甚至还感到她的双乳正压在我的手臂上,而她的翘臀则对着我的双腿。我好想把裤子脱掉好让我的腿和她的屁股肌肤相亲。
  她的注意力集中在我的宾州仔上,仔细地观察着我上下套弄着,?了看得更清楚一点,她甚至还弯下了腰,此时她的乳房仿佛要?破那薄薄的胸围弹出来。我的睾丸裏已经充满了整装待发的精液……然后,啊……我的宾州仔猛烈地喷出大量的精液,全洒在那浴缸之中,随后还有几次发射,就如同全身的力气都用光似地我摇摇慾坠。Stella用身材支?着我,直至最后几滴精液也流了出来,她微笑了,用手上下地在我背部搓揉。
  “感觉好点了吗?”她好心问道。
  我只是有气无力地点头,她格格地笑了,将手探了下去,醮了醮我龟头上上最后的几滴精液,在我震惊的目光注视下,把手指伸进了嘴裏。
  “你?什?要这样做?”我气喘嘘嘘。
  她笑了。“也许有一天,我也会用嘴巴吃一个男孩的宾州仔,所以我想先尝尝精液是什?味道。”
  “啊?”我呆了。
  “嗯……,不太坏……吃起来也还可以嘛。”
  她俯下身,看看我收缩了的宾州仔,上面还有一些精液残余。她拿了一块毛巾,帮我擦乾净了,然后小心地把它放进我的裤子裏。
  我拉上了拉链,打开了门。她走出时,在我面前整理了一下半裸的身体。
  当我们回到起居室时,她捡起了浴袍。
  “真该死,现在你让我发姣了!”
  我坏坏地笑笑,“好啊,这才算公平……?什?你不手淫呢?”
  她想了一想道。“你要发誓,如果我让你看的话,你不可以摸我,这样行不行?”
  我当然是大声发誓了,然后我们一起去她的卧室。就在我们进去时,她关上了门并反锁上了。她再次警告我要记得不把今天所发生的事透露出去以及我不能摸她的誓言。
  我向她打包票,只会把这些埋在心裏,不会透露出去,而且也不会摸她。她满意了,然后爬上床仰躺在床上。
  她把双膝分了开来,大张双腿。现在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内裤下蜜唇处那团明显的黑影。她用手鬆开了胸围,让我看她整个裸露出来的奶子。它们大也像《阁楼》裏的女郎,是?异常?挺地立在她的胸膛之上,而且看起来非常柔软……令人垂涎浴滴,我真想把脸埋在这对乳峰的中间。她的乳头硬直了起来,看起来就好像有一英寸高。
  我看着她用手握着自己的双乳挤压,紧接着她用拇指和食指夹住乳头猛挤。
  她呻吟着,我以?她受伤了。她拉直了自己的乳头,让它们远离她的双乳,然后鬆开手,又让它们退了回去,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几次,每次她都呻吟得更大声,乳头也变得更硬了。
  她不停地在床上扭着屁股,一只手滑过她平坦的小腹,伸入她的双腿之间,然后用力地来回磨擦着她阴阜下的肉缝。我移到了她的双腿之间,以便好好地看究竟是怎?一回事。她的蜜唇隐约可见,并且好像胀大了也分开了一点,内裤近张开的阴唇处更是湿了一团。
  她的手指在她内裤上方滑动着,缓缓地在那黑森林中移动。呼吸变得粗重,脸也非常红,她手指在那裂缝的上方游走。我看着它沉入蜜唇间,触摸着她那最敏感的部位,喘息着的她猛烈地扭着屁股。
  手指向下移动,再次沉入那胀大的蜜唇间,这次好像进得更深了,直至她的第一节指关节,她大声地娇喘着,手指轮流探进她的体内,在裏面大力地搅动着,粘满了淫汁后才退了出来。
  我问她是否可以把内裤脱掉。她回答说如果我想的话,可以亲手把它脱下。
  我记起了我不摸她的承诺,但是我的宾州仔胀得太厉害了,我非常想要去看那裏,而不是隔着一层内裤。
  我小心地拉着她的内裤,尽可能地不触摸她地把它脱下。令人惊奇的是她自发地在床上拱起屁股,好方便我脱她的内裤。内裤离开了她的小屁股,我把它脱到了?下,并顺便感觉着她的光滑大腿。我彻底脱下了她的内裤,然后再移到她的双腿之间观察。
  我看得出她现在非常兴奋,而且我的宾州仔也好像变得更硬了。她的中指现在全陷入西窿内,而拇指则继续轻触着她的阴蒂。我的手伸向胯下,隔着裤子握着我硬绑绑的宾州仔。她大声地喘息着,屁股猛烈地在床上跳动。
  突然她发出一声尖叫,在床上弓起了腰,身体狂野地直振着,手指狂暴地插着自己的西窿。她就好像被定住一般,没有任何动静,慢慢地她的背部再次回到床上,她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她闭着眼睛躺在那儿好几分钟,然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呜!”她喘着,“我高潮了,这感觉太棒了,知道你在一边看着,我的兴奋甚至变得更大了。”
  脸上犹有依依不捨的笑容,她从嫩西窿中抽出了手指。
  “想要尝尝吗?”她戏弄着我。“也许有一天你也会吃西窿,现在你就有个机会看你是不是喜欢这样做。”
  我看着她的手指。“嗯,我可以用自己的手指吗?”
  她犹豫了一下。“好吧,我也曾经用手摸过你的,但是你只能用手指……嗯,还有不要太深哦。”
  我急不可待地扑向她淫汁直流的肉西窿,她抓住了我的手,提醒着我。“只能用一根手指!”
  我笑着伸出了食指,把它慢慢地滑入她裂缝之中。好软而且好像被吸住一样,我对这种感觉非常地好奇。缓缓地我的手指已经进入一大半了。
  她退了一些。“?了,不要再深了!”
  我把手指抽了回来,用嘴含住它,用力地吸啜。“呜……,你的淫水尝起来可真甜。”
  “Anson!”她哈哈笑了,“西窿水,你喜欢吃西窿水!”
  “是的,”我答着。“你不是也喜欢吃我的精吗!”
  “好了,好了,我们算是扯平了。”
  她跳下了床,準备去浴室。
  “我得把这弄髒的手洗乾净才行。”
  当我站了身时,她注意到我胯下的大账篷。
  “你最好也来,”她笑了笑,“把一切都搞好才行。”
  于是我们挤进了她房裏那间甚至比楼下更小的浴室。我真的好希望把衣服都脱光,因?在浴室时我们差不多都要挤在一块儿了。我拉下拉链,把我的男根释放了出来,紧接着我上下打量着她的身体。她仍旧半裸,身上只有长统袜、吊袜带以及高跟鞋,但对我来说,她这种半裸反而比全裸更要让我兴奋。
  我的手开始上下套动宾州仔,我想起了她高潮时的情形。突然她用手抱着我的腰,制止了我的动作。
  “我可以帮你吗?”她乞求着,“求你了?”
  “有一个条件,”我答道。
  “什?条件?”她小心地问着。
  “你可以玩我的宾州仔……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一件事。我看过你把手指插在西窿内,我可以理解,那样子就好像一个男孩的宾州仔正在干着你,但是你花了大量地时间摸你西窿上面的那裏,我就不知道了。”
  她想了一下,跨过了浴缸,双腿放在边缘上再大分双腿。
  “我会不好意思的,”当她用手指分开自己的蜜唇时。
  我告诉她这非常让人兴奋,这话让她好像很满意,然后她开始向我解释。
  “在我的西窿内有些地方感觉非常敏感,事实上,确实是非常棒,但是只是一小片地方。”她指着蜜唇内一小块突起物道。“这个小突起就是我的阴蒂,也叫阴核,就好像你的龟头一样,它非常敏感。”
  她边说边摸着那块小突起物,我看到它变大了,就像宾州仔变硬般。
  “它非常敏感,如果你用力太大,或者太猛,它就会隐藏不见了。”
  她用力地压着她的阴蒂,我观察到它缩了回去,也变小了,就好像我射完精的宾州仔一样。
  “你必须特别注意,”她继续道,“裏面的东西是非常娇嫩的。”
  她从浴缸中跳了出来,饑渴万分地看着我的宾州仔,就在我看着她玩着自己的阴蒂时,我也从未停止套弄宾州仔,现在已经濒临发射边缘了。
  我抽开了手,让她那仍满是蜜汁的手指握住了我的茎身。我不得不集中心力,免得她爱抚不久就射了出来,我还想再玩久一点。
  一开始,她的动作非常生疏,我用手抓住她的手,告诉她应该以何种频率来套弄。她很快就学会了,并且非常投入地玩弄着我的男根。
  她看到我死死地盯着她的双乳,会意地道。
  “好吧,你可以摸它们,但是记得不要太粗鲁。”
  我把手伸过去,一手一个。它们就像我想像地那样柔软,我轻轻地挤压着它们,就像我看到她自己的动作那样,轻轻地夹着她的乳头,她发出的呻吟跟她自己摸自己时一模一样。能?摸她的奶子让我更?兴奋,我觉得热热的精液已经从我的宾州仔中沖了出来。
  “噢……我做到了!”她欢呼了。
  噢,确实,她做得很好。我的?趾因?兴奋而捲曲,当我再次睁开眼时,她已经在开怀大笑了,我总觉得她另有用意。
  大量的精液射到了她的镜子上,还有一点则落到了小笼头上。
  她看着我格格直笑,顺手帮我清洁。然后我们把一切秽?都清除了,才返回她的房间。在那裏,我们又再次发誓,不把这此告诉任何人。
  我拉好裤子的拉链,非常满意地走回了我自己的房间。
-----------------------------------------------------------------------------------------------------------------------------------------
  两周时间,我们再没有提起这些。一天半夜,Stella约会后回来,我正躺在床上看电视,这时房门突然传来敲门声。
  “请进。”我小声道,不想惊醒爸爸妈妈。
  门被打开了,Stella微笑着站在那裏。她穿着蓝色的紧色裙,看起来就好像她的第二层肌肤般,非常性感地,而且她的乳头也直挺挺的,我都怀疑她有否穿了胸围。
  “我想告诉你,”她有点急促,“我今晚第一次帮男孩打飞机……是除了你之外的。”
  “这听起来太棒了,”我答着她,“跟我说说看吧。”
  “好的。”她开始?述。
  我们把车停在一个湖边,在那裏卿卿我我了一个小时。那男孩就像你一样非常喜欢我的腿,我不停地动着,我确定他至少偷看我的内裤二次,因?当我动时,裙子总是会不时张开。他隔着我的紧身裙摸我的奶子好几次,然后就用手握住我的乳房用力地挤压,动作非常地轻柔,我也在享受,甚至我还能感觉到他硬起来的宾州仔就顶在我的腿上,所以我把手伸了下去,爱抚他的宾州仔。当我摸他的宾州仔时,他跳了起来,我想这大概出乎他意料之外吧。
  他的手放在我的膝盖上,用力地压着我,想要移开身体。我慢慢地?起腿,让他的宾州仔顶在那儿,他变得更?兴奋,用力地要我手中抽送着宾州仔,呼吸也变得更快了。我有时张开了腿一点,他的手则向上移,直到摸到我内裤的边上,然后他就好像发狂一样,告诉我他多想摸西窿……吃西窿……还有操西窿。嗯,我又把腿张开了一点,好让他的手指刚好摸着我的胯部。我那裏变湿了,我也清楚他也知道这一点,然后我的动作让他大吃一惊。我解开了他的拉链,伸入进去玩弄他勃起的阴茎,他快活得差点要背过气去,昏昏沉沉。我用手握着他的宾州仔,用力地套动着,就好像你教我的那样。
  他兴奋不已,甚至忘记了去摸我的西窿。大约射了四波精液,他脑子裏一片迷糊,无力地坐在座位上。当他恢复过来时,脸上满是笑意,甚至连裤子裏的精液也没清理。他把宾州仔放了回去,然后开车送我回家。唉呀,我希望他的母亲不要发现那件满是精液的内裤。
  她非常兴奋地告诉我这个故事,但是我?一点儿也听不进出。就在她述说时,有好几次我都偷看到了坐在我床边的她裙下那条淡蓝色的小内裤,我的宾州仔开始变得比石头还硬。她最终发现了我的异样,拉开了我的被褥,我看到她的眼内再次闪过奇异的表情。
  “喔?”她说,“我刚才还说着他的事,但是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想。你还记得二周前发生的事吗?你说我的淫汁尝起来很甜,是吗?你想不想……噢……那个……你可不可以???你可以……呜……想……呜……?”
  我不等她说完,便把她拉到了床上,翻上她的紧身裙,露出她那淡蓝色的比基尼套装。我能看到她双腿之间湿湿的痕?,扯下她的内裤再分开双腿,我伏下身来直沖她多汁的肉西窿。她惊叫了起来,我只希望爸妈不要听到。我记起她上次跟我说过她的阴蒂,于是我立马就上下舔弄她的肉缝好几次,然后再用手把她那裏分得开开的。我马上看到了阴蒂,并注意它已经变硬了而挺了起来。我以它?中心舔着,听到她发出喜悦的叫喊。
  我用舌尖刺激着阴蒂,希望我的动作并不是很重。她狂乱地喘息着,用手紧紧地压着我的头,让我的嘴更加接近那微张的肉蛤。双唇含住她硬起来的阴蒂,我温柔地舔吸着。她快活得像发疯一样,屁股胡乱地扭动,让我的嘴很难对準目标,我用力地吸着,双唇间的蓓蕾更加地硬了。我的舌头快速地穿巡在阴蒂上,而手指则深入那又湿热的西窿中。她拱起屁股大叫着,整个身体就像地震般地颤抖,最后她终于平静地闭着双眼躺在床上。
  我吻了她的肉洞好几次,把手指从裏面退了出来。她一动不动,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喜极而泣。我?自己的鲁莽向她道歉,但是她用手捂住了我的嘴。
  “这是我一生人中最快活,最叫人难以置信,最美妙的经历!不要再说了,就躺在那儿,让我好好谢谢你。”
  她跪在床上,把被褥扔到一边,让我的勃起暴露出来。她看了一会才用手握着我的根部,低头将嘴靠近了我的龟头。我觉得好像有阵风吹过我的茎身,那种感觉真是前所未有。
  我亲生姐姐居然吃我的宾州仔!
  那种感觉太妙不可言。她温暖又潮湿的嘴包住我坚挺的宾州仔上下滑动,舌尖则狂乱地缠着我的茎身。我用力地挺起屁股,想要让宾州仔更深地进入。美快感自趾处涌上,开始只是麻痺,到后来就变成了颤抖,它在我的脊柱中乱钻着,就好像被雷电击中般。啊…………!!!我出来了!灼热的精液灌下Stella 姐姐的喉咙!
  就如同延续数个小时般,但我想那也许只是一秒。我听到Stella大口大口吞吃我精液的声响,她不停地吃啊吃啊直到我射完最后一滴精液。我昏沉了好几分钟,她吐出了我软缩的宾州仔,压在我身上给了我一个深深的湿吻,我觉得有点鹹鹹的,这才发觉这就是我精液残留在她口内的味道。
  “晚上睡个好觉,傻家伙。”她低语道,静静地退出我的房间...